南开财经网

当前位置:

连载做美女的假男朋友第一章桃花运or桃花劫

2019/11/10 来源:南开财经网

导读

欢迎关注瑾木兮,延续更新中第一章 桃花运or桃花劫不能不承认,今年的夏天有些特别,由于这鬼天气比东京还热。这是我进入s大的第二个

欢迎关注瑾木兮,延续更新中

连载做美女的假男朋友第一章桃花运or桃花劫

第一章 桃花运or桃花劫

不能不承认,今年的夏天有些特别,由于这鬼天气比东京还热。

这是我进入s大的第二个夏天,也是我单身的第二十个夏天。

我很怀念上一个夏天,没有东京热的那个夏天。

也记得更早的时候,唱一句“菊花残满地伤”还是一件很fashion的事情。

时光飞逝啊,岁月如梭。一转眼,菊花不再是菊花,杜甫也不再是原来的杜甫。

想到这里我不免要小小的抱怨一下了,为何这么多年了,我还是这幅鸟模样。

胡子没几根,头发稠密密,单眼皮,小眼睛,脸上唯一好看一点的地方估计就是我比较高挺的鼻子,却还偶尔露出几根鼻毛来。

不是我不剪,只是它们长得太快。好吧,其实通常情况下,把它们塞回去就好。

其实这么多年,我一直有个欲望,就是来一场大张旗鼓的早恋。

可是我发现,像我这种外表不怎样但是内心充满阳光有丰富情感的“型男”根本讨不到甜蜜可爱的女生喜欢,美女们都去喜欢痞子男或高帅富了。

这直接导致,到现在我都快过了早恋年龄,却依然是单身1人。

扣了会儿脚丫,也快天黑了。

穿上拖鞋,一个人漫步到校门口的一家烧烤店,点了些肉串,几瓶啤酒,像平常一样,一个人high在其中。

不是没有朋友,只是常常喜欢一个人独处。况且,比起啤酒,朋友们更爱dota。

突然,旁边仿佛有些喧闹,pia pia 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。

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!”然后又pia的1声。

呵呵,我终究知道pia声的来源了。

情侣吵架,与我无关,不理睬。

继续喝着自己的小酒,享受着一个人的世界。

突然一个物体扑过来,撞到我身上,并碰倒了桌上的酒瓶,并且还伴随1声“你竟然打我?”。

固然,也伴随了一点点香气。

酒水顺着桌子流到地上,黄黄的,像……别想歪了,像茶水。

我慢慢缓过神,发现怀里是一个哭着的柔弱女子,准确地说,不是在我怀里,而是趴在我腿上。

我不由向后扯了扯臀部,毕竟,我不想在这类氛围下有什么不对的反应。

我渐渐把她扶起来,却不当心只把脑袋“掰”了起来。

看到了她的脸……

也许,一见钟情是存在的,可是我从没想到过我生命中的她会在今天出现,也不曾想过她是以这类情势出现。

哭到天花乱坠的妆容,半抿着的樱桃小嘴,微皱眉头楚楚可怜的小眼,无辜地看了看我,然后还不忘泣不成声地给我来了1句抱歉。

我突然想保护她,就像以往想保护每个委屈可怜的美女一样。

“是他打你吗?”我把她扶起来后,用很威风的语气说。

我突然觉得自己酷毙了。

“不准你打他!”她突然挡在我面前,说。

我看了看那个打她的男人(暂且称为“男朋友”),然后无奈地笑了笑,说,“我也打不过他啊。”

然后又是pia pia 两声,男人捂着脸,气愤地看向这边。

我有点蒙,原来这巴掌是她甩出去的啊,这女生,很烈啊!

蛮横型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女友,我喜欢的是那种甜蜜娇小可爱型的…所以我决定收回刚才那句“或许,一见钟情是存在的,可是我从没想到过我生命中的她会在今天出现,也不曾想过她是以这类情势出现。”

男人往这边瞅了半天然后捂着脸悻悻离去了。

虽然我心里给这女生竖了个大拇指,但她不是我的菜,也不想惹事,所以我也走吧,因而转身准备结账。

突然一只手拉住了我,“你要去哪?”

我瞅了瞅她,花了的妆容掩盖不了她的白净美丽,有点小小心动。

可是1想到她那“pia pia”两下,心里不由得1哆嗦。

“我……我结账。”说完,她倒下,在我怀里。

不是吧,原来你喝醉了啊,敢情你撑那么久就是为了问我1句“你要去哪”而不是“我要倒了,扶住我。”?

我扶住她,尴尬地看了看四周,发现很多男性同胞正用妒忌的眼神射杀我。

“呵呵,我同学。”

我不好意思地向距离我最近的1名男士解释道然后开始想把她安顿好的办法。

送医院?哥哥可没这么好心。

把她丢在这?我看可以。可是众目睽睽之下……

就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这丫头居然突然醒了,然后抬起头,冒出1句“老公,不要扔下我。”

……你丫这是要赖上我吗?遇到碰瓷的了吗?你这音量虽然不大,但是足以成为我不见义勇为和我猥亵少女的证据啊。

***,恋爱还没谈过,先被叫老公了,我情何以堪啊,如果我以后的女朋友知道了,不得pia pia 我啊?!

我瞅了瞅周围的反应,虽然看不出他们在想甚么,但是我猜的出,那种苦逼表情叫做鄙视。

但是丫头我告诉你啊,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给你送到医院去,谁知道你是否是和那男的合伙讹人的。

再说了,就算不是骗子,就凭我这长相又勾结不到你,到时候我把你安顿得和住星级宾馆一样,你醒了说句“谢谢噢”然后扭头1走,那不就坑爹了么......

我转头对距离我最近的那个一直在鄙视我的男人说,“不好意思,其实她不是我同学,呵呵,呵呵。”

说完我转身欲走。

“哎你此人怎样这样啊,人家黄花大闺女都为了你......”那个男人一把拽住了我,不让我走。

一伙的?这对“狗男女”和此大叔是一伙的?骗我钱?

我思维高速运转着,思考着到底是怎样的情况。

应当不是骗人的,这骗人代价也太大了,点一桌菜,喝那么多酒,还挨那么多巴掌,如果这都是是骗子,就冲这帮骗子的敬业精神,哥哥我情愿受骗了。

可是这丫头我还是不能带走,省得给自己惹一身麻烦。

我深入明白自己此刻的想法的猥琐,就像小悦悦事件的那些冷眼旁人。

但是这丫头这么蛮横又这么大个人,应当不会有什么事吧。

正当我要向旁人解释自己的清白无辜和正直的时候,“老公。送我回家,嗝~”

......

不是吧,这丫头也太不涵蓄了啊。

怎样感觉她不是很自爱呢?大街上随意揪个人过来就是老公啊?

到底带不带她走呢?

此刻就像是在掷一枚正面是“桃花运”,反面是“桃花劫”的硬币,如果掷到正面,哥们就要结束20年的单身生活了啊,如果是反面,大不了倒一次霉么。

这么一想,我应当赌一把啊。

但是转念一想,不对啊,这枚硬币的正面比反面要重很多啊,也就是说,掷出来,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反面啊!

犹豫不决......

“败类,渣滓”这样的声音开始在身边响起,旁人指指点点,就好像和他们无关似的。

ok!一不做,二不休,带走!

我架起这破丫头的胳膊,朝门外走去,顺便哀怨地朝众人回了个头。

黑暗环境中有美女同行的阴暗小路总会特别艰苦,让人总有控制不住犯法的闪念,虽然是闪念,但它总闪来闪去就不是闪念了。

丫头,你再这样贴我贴的这么紧,别怪我不齤厚道啊。

自己其他地方不会用点力啊?非得以胸部为支点靠在我背上?

弄没搞错,我也是喝醉酒的人啊,凭甚么要这么辛苦地背着你?

这丫头到底多少斤,怎么会这么沉?

哥哥今天好心背你,你沉点就沉点吧,别忍不住吐到哥们身上就是万幸了。

然后......她吐了。

M!Y! G!O!D!

我把她放下来,坐到一边,瞅着半醒不醒的她,有点恼火。

“看甚么看啊!流氓!”

。。。不是吧,刚才还老公老公地叫得那末欢,现在成了流氓了???

你有没有点人性啊丫头!

“喂,你吐了我一身哎!”我说。顺便思考着怎样把她丢在这。

“谁让你背得那么颠!嗝~”

。。。我发现刚才掷起来的硬币已旋转旋转再旋转,然后马上就要以“桃花劫”一面停在我眼前了。

“你有没有......”我刚要说,发现她又渐渐地倒靠在我的肩膀,睡着了。

她没人性,我有。

把背回寝室总不好,由于寝室那一群色狼要是瞅见我背了个酒醉女子回去,这丫头的贞操指定挨不过今晚。

况且万一到时候我的道德沦陷,兽yu大起,宿舍这类环境也不太方便我沦陷。

70元钱的旅店,环境还不错。

70元够我自己再吃一顿烧烤了。

标签

上一页:父母健在六岁女孩却要独自撑起一个家

下一页:没有了